2012/10/24

悼~我親愛的祖母


(想借用這兒,寫下私人悼念文一則,各位泡泡世界的朋友,如若想看其他食店、電影分享等等,請看別的或稍後的文章,謝謝體諒。)

人愈大,愈有機會面對親人的離世。有人說,我們已有充足的心理準備,但當要來臨時,還是無可避免的流淚、傷心、甚至哭不出來的發呆。身邊的人說:「與其見著她昏迷受苦,再拖下去只會更辛苦,倒不如現在舒舒服服的離開了,或許更好。」是的,我看著她不能吃、不能喝、呼吸也在抽喘的時候,那個念頭,我也曾經想過。同一間醫院,八年前我也有過這個念頭,然後送別。八年之後,再送別一直很疼愛我、對我念念不忘的祖母,對「威爾斯」這個名字,我確實真的很懼怕。不過,我慶幸,她,走得安詳,我還打趣地說:「是否因為怕要插喉,驚辛苦,就提前走了。」是的,我的祖母是一個膽子很小的人,甚麼也怕,上街也怕,所以常常叮嚀我要「小心過馬路、小心鎖門、小心冷親條頸、冷親膝蓋…」甚麼也要小心小心……她常常囑咐我要吃東西,總之,一定要在她眼前吃下一整碗飯,她看到,才安心,然後點頭、微笑。
我小時候,負責照顧我的,不是爸爸媽媽,而是我的祖母。我還記得她每天送我上學接我回家。那一天,刮大風下大雨,她小小的身驅幫我背著大書包,一手打著雨傘,另一手攬著兒時的我,護著我不被雨打,等待校巴的到來,她對我的疼愛,我一直記在心上。儘管她常常說,我不知道她鍚我,我怎麼會不知道呢?我當然知道。我也跟她說過,她就是沒記性。就是沒記性,所以非常嘮叨,當然小時候的我常常嫌她嘮叨,會跟她吵架,然後她就生氣不出聲,一切一切,我怎會不記得?她就像小孩子,人愈老,愈像,要人氹。只要我親一親她,她就高興,請她吃金莎,她也高興。甚至我小時煮了一餐糟糕得很的腸仔茄汁薯蓉給她吃,她也高興。談到祖母的廚藝,其實也不算上佳,她的拿手小菜就是蕃茄煮蛋和薯仔炆雞翼,但只要有這兩道小菜,我也可以吃上幾碗飯。她說我臉色不好,小時候「皮黃骨瘦」,於是每天中午就煮「豬肉飯」給我吃,吃了好幾年,難得我也覺得好好味,她說就是靠她的「豬肉飯」,我的身體才好起來。其實,GRANDMA,我想說的,不是豬肉飯,而是你的愛心,你對我無微不至的照顧。我們兩個是睡在同一間房,一張碌架床,我睡樓上、她睡樓下。祖母會發開口夢,她說我也有。但我的祖母發開口夢時,會懂得回應我的問題,很搞笑。

在她慈祥的臉上,額頭上有一顆凸出來的痣,那是她的標記。小時候,我最愛按她的痣然後說:「叮噹、叮噹」就像按門鈴一樣,她也由我玩樂。直到前天,我在醫院觸碰她那顆冷冰冰的痣,然後說「叮噹、叮噹」,我知道,這個門鈴,已沒有人再應門了……

嫲嫲,我大個女,懂得照顧自己,我會記得吃東西、會早點睡覺、會小心過馬路、會生性。你說的,我都記得。你也別怕,我祈求了在天國的媽媽和神照顧你,你也不用憂心我們。還有,我永遠愛您。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