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07

《迷離夜》,關注社會民生的鬼片?



以大量明星掛帥,並以李碧華小說改篇的《迷離夜》在未上映之前已惹起關注。整套電影以三個獨立故事組成,當中並無關連。早前網上流傳盧海鵬飾演的梁震嬰,深感有人阻他上位,搵邵音音打小人,此片段已為《迷離夜》大收宣傳之效。如果說《迷離夜》是一個鬼故事,只以恐怖嚇人,那此片跟其他驚慄片相比,只算小兒科,但其內裡所表達對社會現象的不公,卻是其他鬼片沒有的,又或許連香港電影人亦覺得,需要透過不同的手法和渠道去表現對社會現象的不滿。

若以3個故事而論,由任達華自導自演的第一個故事,無論在驚嚇度和故事內容均是3者之首。所以看到宣傳片或海報,均以任達華的故事為主導。任達華飾演的是一個潦倒的失業中年漢,他堅持「自己有手有腳不需拿綜緩」,但打不同的工都被人辭退之後,為生活就向墳場內的骨灰罌埋手,偷走並進行勒索。故事當中不乏金句:「生仔要床位、讀書要學位、做人要上位、死左要靈位…」,透過這個故事,當中不斷重複,連「鬼都無屋住、求人收留」此等苦況(又或是香港的苦況?)。故事中大量以跳接、聲效去營造驚嚇效果,突然巨響亦令觀眾大嚇一跳。只是有些位置因為明星的固有形象,而令電影的驚嚇度大減,如林雪做一隻飽鬼,化了一個白妝,不斷對著鏡頭吃東西、大叫好飽好飽,你只會感到他在搞笑,從而降低了驚嚇度。亦正如為什麼我們總覺得外國的鬼片恐怖,就是因為那些演員你不認識,在你的腦中沒有固有形象,所以當製造驚嚇橋段或他們飾演鬼的時候,你就會覺得特別恐怖。此情況也發生在第三個故事身上,因為飾演鬼的是DADA,雖然她成為鬼的遭遇很可憐,但看到她就想起寫真、爆炸糖、百果園廣告,所以選演員做鬼,如果真的想以驚嚇示人,就必先找個不知名的,觀眾腦海沒有印象的,就能更得心應手地製造驚嚇效果。


第二個故事,由李志毅執導,以梁家輝、陳慧琳擔綱演出,主要是表達一個關於放手和愛情的故事,當然感情線不在於梁家輝和陳慧琳,但因為他倆的生鬼演出,,尤以他們多次提及「戴大眼CON可以見到鬼」的理論尤其有趣,此故事不算特別特出,而且鋪排也大致可料想得到,但因為加上一些趣味情節,亦令到此故事也算可觀。

第三個故事由陳果執導,以驚蟄為題,談到香港的打小人文化,邵音音飾演擺檔打小人的婆婆,顧客有視二奶新抱為仇人的顧美華,也有盧海鵬飾演的梁震嬰,最後就來到是夜最後一位客人DADA。以驚嚇度而言,此故事最不及格,而且顧美華、盧海鵬那段其實也可獨立出來,不算太大關聯,極其量只是帶出打小人此風俗的由來。不過最大問題是其CG視效。那些撞車飛欄插死人的CG效果,還是停留在ATV的年代,假得可以。我不期望如《死神來了》,但至少可以做好一點。以驚蟄為題確是不錯,只是前兩個故事的完整度,令此故事帶來些許的失望,所以以此故事收尾,總覺得帶著遺憾而離開。不過8月還有同系列的《奇幻夜》上映。

不過,3個故事也算流暢,而且看此片的目的不在被嚇,而是理解他們故事想表達的背後意義。《迷離夜》確是令我有點意想不到。

上映日期:11/7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