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18

《車手》香港版的頭文字D?


香港地方小小,即使高速公路大部份也限速80,想在香港風馳電掣地合法飆車,除非你就如《車手》中的余文樂,是警隊中負責駕駛隱形警車的車手,負責追捕超速駕駛的司機。香港電影的片種有口皆碑的,大部分是動作片,因為動作片是世界的共同語言,而當中的劇情則以警匪為主。在接下來上映的《車手》,既有警匪片的模式,亦有《頭文字D》的刺激。電影雖以杜琪峰監製為賣點,但其實是由香港著名的DARK SIDE導演《狗咬狗》、《怪物》的鄭保瑞執導,在他加盟銀河映像之後,拍攝了《意外》,若不計群戲的《大鬧天宮》,回歸自我的就是這套《車手》,兩者均帶有濃厚的香港特色,就如杜SIR的電影一樣。試想想若將頭文字D的場景搬來香港,沒有日本的髮夾彎,香港哪兒的山路能營造刺激的賽車場景?

電影的架構其實跟一般警匪片沒差,主要講述一名快將退休的老差骨黃秋生跟新紮拼搏車手余文樂,追捕大賊車手郭曉冬的故事。起承轉合的架構同樣是由初頭余文樂看不起黃秋生那種退休心態,到發現黃原來曾經是重案組猛人,然後黃亦看出余文樂活像年青時的自己,於是決定教授他駕駛技術,誰不知在建立了最深厚的亦師亦友關係時,在一次追捕過程中黃秋生出事,余文樂在悲憤之中緊記黃秋生的教誨然後成功追捕郭曉冬。說真的,劇情的進展沒有意外,亦可說是老生常談,但偏偏即使在你開首時已猜透劇情,你仍然覺得電影很好看,那就是電影的張力。同樣的故事,落在不同的人手上,效果會不一樣。雖然角色設定鋪排跟別的沒有兩樣,但加上幾場賽車的追捕,就變得異常緊張,而且今次的賽車技術談的不是飄移、不是如何鬥速,而是如何轉入窄巷決戰,非常配合香港路窄的特色。而正如前言提及,沒有日本的髮夾彎,香港卻有太平山。相信很多駕駛人士對於晚上的太平山路,應該都非常有共鳴,又黑又多小路,而且路又窄。電影其中一場的追捕場面,就是取景自太平山,拍得讓人感到驚心動魄,始終山路是有一定程度的危險,相信大家看畢此片後,不會更想飆車,而是時刻提醒自己小心駕車。

在演員方面,真的很容易讓人聯想《頭文字D》,始終是黃秋生和余文樂也曾經參演過。但當然過了這麼多年之後,二人對於此等角色也演得駕輕就熟,尤其余文樂,近年的演出讓人刮目相看,而黃秋生自然發揮一貫的良好水準,他跟劉青雲,絕對是我近年最喜愛的香港電影男演員,通常有他們的,電影質素也不會太差。不過若論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反而是飾演黃秋生妻子的葉璇,她的戲份不多,不過幾場戲在其眼神和肢體動作已流露出她是一個深愛自己老公的堅強妻子,她安慰余文樂不要為著老公的死而內疚,那份既堅定又哀傷的神情表演得恰到好處。近幾年,葉璇所處理的角色,既有自己的個人風格,亦是一套電影中帶著良好作用的配角,難怪很多香港電影也會見到她參演一腳。相對另外兩名戲份也很少的女角大S和何超儀,或許是角色戲份鋪排所限,感覺很過鏡,但可能我被杜SIR的電影影響,總覺得那些女警阿頭的角色應該由邵美琪擔任,而非何超儀,可能是邵美琪在《跟蹤》的爛口女警角色做得太出色,這類角色就很易讓人聯想起她。

總括而言,在今個星期四上畫的《車手》,相信是愛看飆車電影的一個好選擇,這亦可歸功於錢嘉樂的動作處理,令到此片生色不少。不過由《文雀》到《車手》,都會發現杜SIR工作室的電影有一個缺憾,電影多喜歡取景自香港,拍出香港特色,觀眾是非常欣賞的,但很多時場景的實際地點跟劇本所寫的卻不一樣,但偏偏取景地點太有特色,就容易讓人發現錯誤。如果不是香港人看,問題可能不大,如《文雀》最尾一幕,那個場景明明是觀塘,劇本卻說是中環,但可惜鏡頭卻剛好攝入觀塘桌球會,令人感到啼笑皆非。《車手》也如是,最尾一幕明明是柴灣,也看見柴灣貨倉,余文樂在電影的對白卻是「我在西環碼頭。」有些場景太有環境特色的時候,別人很易認得,就很難指鹿為馬,反令人覺得處理劇本時不認真,這個美中不足的地方,真的希望下次不會再見到了。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